浅析我国园林废弃物行业的发展及对策
作者: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4日    来源: 《国土绿化》杂志社

  近年来,随着我国城市绿化的快速发展,园林绿化废弃物大量产生,成为继城市生活垃圾之后的第二大城市固体废弃物。抛开生活垃圾不谈,仅就园林废弃物而言,含有大量的木质纤维素和其他有机成分,是一种可以参与物质再循环的资源如何提高园林绿化废弃物(以下简称“绿废”)资源化利用水平,减少其对环境的污染,降低资源消耗,提高经济效益,值得思考研究。 

  一、行业概况 

  (一)“绿废”体量庞大 

  根据权威数据,1981,我国城市建设用地为6720平方公里,2014数字增加49982.7平方公里。高速推进的城市化进程,必然需要相应的基础设施,城市绿化建设因此也现几何级增长 

  近些年各地在享受红花绿树带来惬意的同时,“绿废”给城市管理造成的压力越发凸显。据资料显示,我国每年产生“绿废”超过4000万吨。北京地区每年产生的落叶、枯枝等“绿废”约700万吨,仅平原造林,按年100公斤每亩的产生量,就有约300万吨。北京绿废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最新报告显示,到2020年,仅北京市每年产生的“绿废”将达1020万吨。形象地说,如果把这些“绿废”铺满延庆区1993.75平方公里的全域范围,每平方米的厚度可达到1.791厘米。 

  (二)固体废弃物资源化处理现状 

  2015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发布《我国城市生活垃圾管理状况评估报告》。《报告》指出,垃圾围城已成为中国各大城市迫在眉睫需要处置的问题,垃圾减量化势在必行。基于2006年至2012年的公开统计数据,结合案例调查,《报告》从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为前提的低成本化方面评估了中国28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生活垃圾管理情况。 

  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大、增长速度快,从1979年的2508万吨增长至2012年的17081万吨,增加了5.8倍,成为城市可持续发展障碍之一。更让人担忧的是,垃圾包围城市的同时也在快速包围”着农村。全国4万个乡镇、近60万个行政村大部分没有环保基础设施,每年产生生活垃圾2.8亿吨。 

  根据最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国家对固体废物污染环境的防治,实行减少固体废物的产生量和危害性、充分合理利用固体废物和无害化处置固体废物的原则,以促进清洁生产和循环经济发展。国家将采取有利于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活动的经济、技术政策和措施,对固体废物实行充分回收和合理利用。此外,国家鼓励、支持采取有利于保护环境的集中处置固体废物的措施,促进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产业发展。 

  (三)行业新目标——多级减量 

  垃圾围城问题日益突出。过去,各地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垃圾资源化”和“无害化”两个方面。然而,真正实现垃圾变少,要尽量避免垃圾产生,即源头减量,并做到重复利用。 

  研究表明,垃圾减量化的实质包括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减少垃圾产生量,从源头减少废弃物产生;第二个阶段,采取减量化、资源化措施,提高综合利用效率;第三个阶段,通过各种处理技术,使垃圾实现资源化和无害化,减少垃圾的最终处置量和排放量。简言之,对垃圾多级减量进行全过程控制,以达到减量的最佳效果。 

  尽管“绿废”不同于人为产生的一般垃圾,不会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但因为数量庞大,仍旧对人居环境造成一定影响,诸如易滋生蚊虫、易燃、易堵塞排水系统等问题。因此,加强对其进行减量化处理,将对节省珍贵的土地资源、改良土壤和生态环境发挥积极作用。 

  存在问题 

  “绿废”再利用作为一个起步不久且推进速度迟缓的行业,面临的现状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政府部门与产学研用的多方努力“绿废”再利用国内拥有一定影响力;忧的是,相较于这个环保经济紧密相关的行业本该发挥的积极且重要的作用,目前所拥有的存在感远远不够。 

  (一)目前再利用形式多样,但各有短板 

  一是“绿废”固有的特点使得回收再利用的成本较高。由于“绿废”循环利用是一项系统工程,是由收集系统、加工生产系统和应用系统组成的循环产业链。而收集系统是循环链中的基础环节,也是“绿废”循环利用长效、持续进行的关键,是形成产业化处置利用的基础。然而,很多城市的“绿废”分散不集中,要将分散在各处的枯枝落叶化零为整”送往固定的收集站点,是一件高耗能的工作 

  二是“绿废”的体积一般较大(同等重量体积是普通垃圾的5=7倍),含水率高,长时间堆积也极易滋生蚊蝇蟑螂、病菌病毒,无形中又增加了废弃物日常管理与运输难度 

  三是传统“绿废”再利用产品的特殊性以及因此出现应用对象的局限性,又导致规模化销售数量较少。 

  堆肥,是常见的“绿废”处理方式。就是将废弃物材料中的有机可腐物转化为土壤可接受且迫切需要的有机营养物或腐殖质。除了有机肥,还可以加工成有机基质替代泥炭,作为高档园艺植物种植基质和园林绿地土壤改良基质使用可有效缓解开采泥炭对生态系统的破坏。 

  然而,日常收集的“绿废”成分复杂国内常用“绿废”粉碎机,不能有效控制颗粒大小,易降解的材料与不易降解的材料“同处一室”在一定程度影响了堆肥产品的品质进而导致应用效果不尽如人意。 

  目前“绿废”颇为主流的一种再利用方式是制成有机覆盖物有机覆盖物优势很多包括营造大地景观,美化绿地空间,保持土壤墒情,有效抑制杂草滋生与扬尘的出现。使用过程中,随着时间推移,有机覆盖物会逐步分解,可作为肥料滋养土壤。此种模式在国外已经非常普及,在国内城市绿地、公园景区、行道树树池绿化隔离带等越来越多的场合频频出镜。但是碍于其施工造价较高等原因,大规模应用此类材料的项目以政府行为为主,需求市场有待进一步开拓 

  随着环保理念深入人心可再生能源、生物质能源的使用成为一种趋势。生物能源既不同于常规的矿物能源,又有别于其他新能源,兼有两者的特点和优势,是人类最主要的可再生能源之一。生物质具体的种类很多,植物类中最主要也是我们经常见到的有木材、农作物(秸秆、稻草、麦秆、豆秆、棉花秆、谷壳等)、杂草、藻类等。因此生物质发电也成为园林废弃物再利用的一个重要途径。 

  我国根据能源发展及环保需求,在各地布局建设了生物质发电厂,“绿废”经初级粉碎处理之后,便可交由生物质发电厂收运,做焚烧发电之用。 

  (二)资源利用率低 

  “绿废”资源尽管拥有多元化再利用方式,但客观上利用率并不高。据统计,2015年北京市园林废弃物的资源利用率为15%左右,约45万吨。 

  (三)“绿废”资源再利用不利因素多 

  “绿废”种类多,区域分布广,收集运输困难,处理工艺技术不完善,产品生产成本高,缺乏市场竞争力,社会认可度不高,缺少宏观规划与布局指导,在收集、生产、应用各环节上都缺乏针对性的政策引导和资金扶持……诸多因素的限制使得国内园林“绿废”资源化利用之路颇为艰辛。 

  三、创新实践思考 

  鲜花、绿草以其斑斓的色彩和形态各异的造型奉献给了广大市民。光鲜过后数量庞大的落叶、枯枝、败花、草屑“绿废”的处理和再利用是城市可持续发展面临的重大课题和创新实践。作为行业的子,可秉承独特的发展思路——以垃圾减量为目标,实现产品创新升级,取代“绿废”再利用传统做法,从而达到减少雾霾、变废为宝、带动农民就业、促进地方产业发展和资源化再利用的环保目的。 

  (一)只有新理念才能催发新产业 

  怎样把庞大的“绿废”资源最大限度再利用的同时,给社会创造更丰厚经济效益的“命题”,“催生”出园林废弃物再利用行业。北京绿废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一家迄今站立“潮头”的先行企业。该公司以 “绿废”为原材料,研发“弗维木—Fotoff”系列环保再生产品从木塑板材,到海绵城市透水铺装,再到建筑外墙材料,适用范围从园林行业延伸至建筑、室内外装饰领域力求实现“绿废”资源利用率最大化应用领域广泛化,成为新产业的“先行者”。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绿废”再利用行业作为一个新兴行业,更加需要突破固有产品模式跳出惯性思维,勇于创新,敢于跨界,才能不断尝试中捕捉到新动向,拥抱更广阔的市场。拓宽产品思路,满足不同市场需求。园林资材、屋顶绿化古树修复、文旅民宿……“绿废”利用还有很多方向值得尝试,任何行业都需要“敢于吃螃蟹”的人。 

  (二)大胆实践,积极推进资源化利用 

  园林废弃物不被视为城市环境的负担,它的利用是一项大有可为的事业需要建立以减量化”“资源化”“再利用为目标的绿化废弃物循环利用产业机制,通过宣传、教育等方式普及意义与相关成果。与此同时,广泛开辟科学、合理的应用途径,是提升“绿废”资源化利用的动力。 

  近两年随着新型“绿废”再利用产品相继问世其应用方式不再局限于绿地覆盖,而是以多面手姿态,在种类型项目中发挥积极作用——制作成板材,用于室外铺装、游廊搭建,以及制作户外家具;制作成透水铺装材料,用于园路、广场乃至行道树树池铺装。除此以外,加工成建筑外墙体材料作为建筑外墙围护板、隔墙板使用甚至用于构筑木屋 

  研究数据显示,针对不同应用途径研发的“绿废”产品,原材料消耗量之间存在显著差异,而这些差异恰恰提升“绿废”资源化利用依据,帮助“绿废”摸索应用领域的前提,更是推进“绿废”再利用行业向着科学、可持续方向发展的重要基石。 

  (三)农业秸秆资源化再利用不容小觑 

  关注园林绿化废弃物的同时,北京绿废科技有限公司的科研人员奔赴全国各地寻找不同的农作物秸秆展开试验,结果显示,棉花、小麦、水稻、大豆都是理想的“可塑之才”。园林废弃物可加工成室外板材,农业秸秆则是室内板材的良好加工材料。相比园林废弃物,农业秸秆材料种类相对单一,加工成品“纯度”更高,因此使用性能更为出色。 

  众所周知,露天焚烧秸秆是影响大气环境的重要因素,各地纷纷严禁燃烧秸秆。于是,秸秆基本被用于堆肥处理,或用于造纸,废纸浆再制作成肥料。但是,农业堆肥的成本很高,每吨需要550元。好在其获得国家财政支持,使得这种利用模式得以顺利推进。 

  笔者呼吁政府从政策和资金方面对园林废弃物资源化再利用给予一定扶持。此外参照现行相关法规制定与园林绿化废弃物循环利用相关的促进条例,构建明确的权责管理部门,健全产业激励机制激励各方共同参与,谋求全新路径,构筑产业生态闭环,“绿废”再利用行业发挥更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