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树:浪迹四野 凡而不俗
作者: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3日    来源: 湖南省林业局

  构树,几乎是我国最草根的乡土树种。浪迹山野中,跃居城池间,它的身影随处可见,平凡得甚至屡屡被人们铲除。但是,构树却总能逆常道而生,践踏无限不可能,它肥了土地,绿了矿区,美了石漠,丹寸初心描绘着瑰丽一生。  

  树木档案  

  构树,桑科构属的4个树种的统称,也名楮、禇桃、奶树等。乔木,高10-20米。叶卵形、全缘或缺裂。初夏开绿色小花,雌雄异株,雄柔荑花序下垂,雌花序球形,果球形,橘红色。在中国除西北、东北部分地区外,均有构树分布。在古时被广泛作为造纸原料,在药用、食用方面也颇具价值。其抗逆性、抗污染、滞尘能力强,可作为城乡绿化树种,尤其适用于工矿区与荒山造林绿化。  

  我国著名园林学家陈俊愉院士生前曾多次盛赞构树朴实无华、绿化城乡大地之美。6000年前,岭南人就开始使用构树制布做衣,“谷皮布”用以蔽体御寒、惠及民生。2000年前的东汉,蔡伦发现了构树皮造纸的优点,改良了造纸术。据考证,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就是由构树皮造的“皮纸” 印制而成。五代南唐“文房三宝”之一“澄心堂纸”也与构树有着关联。  

  A 墙板泥缝见坚贞  

  构树具有很强的环境适应性,它常出乎意料地在一些绿色罕至的地方生长。  

  在天津滨海新区,构树是盐碱地绿化的大功臣。它在中盐碱含量地带成活率高达96.6%,甚至在重碱区仍达93.2%。  

  在浙江苍南矾矿600多年的开采历史中,矿区矾渣堆积成山,自然生态系统被严重破坏,土地沙化严重,土壤既不保水也不保肥。构树作为生态修复的备选树种,成活率竟然最高达90%。  

  在上海垃圾填埋场封场10年以上的场地植被恢复调查中,人们发现构树为木本群落的优势种。  

  在我国南北西东,石壁缝里、水泥地上、竖立的墙缝中,甚至生长着的树身上,都可以看见构树顽强的生命奇迹。构树耐旱、耐寒、耐热、耐污染首屈一指。  

  B 扶贫民生显真身  

  构树扶贫工程被列入我国十项精准扶贫工程之一。在广西、云南、贵州等地,构树叶用于饲养牲畜。有报道称,构树叶含高达26%的粗蛋白。人们通过发酵加工广泛分布的构树叶,制成精饲料喂养生猪,显著降低饲养成本的同时,还提高了蛋白质的消化吸收率,人称“吃过构树猪,别的猪肉都是将就”。构树猪不仅猪肉清香、鲜美、细嫩,而且猪粪可用于生产沼气和肥料,整个养殖过程自成体系。构树扶贫巧妙利用了贫困地区常见的植物资源,实现了生态与经济的良性循环。  

  构树可以自然生长于庭前舍后。提到构树,爷爷奶奶便会谈起饥荒年代,人们食构树叶以充饥。三国吴人陆玑所著的《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号称“中国第一部有关动植物的专著”,在《诗经》记载的动植物研究领域最有成就和影响力,书中描绘了构树“其叶初生可以为茹”,至今还是部分地区的民食佳肴。夏季,小朋友盼望着的“野杨梅”构树果、咧嘴的“楮实子”,是那样的甘甜可口……在现代,人们还以构树果为原料制酸奶、酿酒。  

  C 溯源基因揭奥秘  

  2019年2月,构树全基因组草图公布,构树宝藏谜团逐渐揭晓。中国科学院科学家破译了构树30512个蛋白编码基因,解释了其造纸、饲料、入药、适应性强的遗传基础。  

  科学家通过基因组的比较发现,在大约3100万年前,构树和桑树由于黄酮与木质素合成途径的差异而“分了家”。与黄酮合成相关的基因家族,尤其是查尔酮合成基因家族发生了显著扩张,远远超过桃、杨、桑,而与此同时,与木质素合成相关的基因家族却收缩了,这便造就了构树“浑身是宝”。  

  木质素合成基因被削弱的同时,特殊的一类酶基因家族扩张,调控了木质素单体比例,使得构树木质疏软,易降解,易被动物消化。构树也因此成为造纸好原料、农场优饲料。  

  世人喜食“楮鸡”,即构树上生长的木耳,究其原因,还得归功于“大药臣”黄酮。黄酮作为共生真菌木耳的信号分子,开启了构树与木耳互利互惠的共生关系——共生菌木耳的活动在增强构树环境适应能力的同时,也为构树的快速生长提供了必要的氮素等。这也解释了构树蛋白丰富的原因。  

  D 初心不忘楮先生  

  构树,古称楮树。河北伏羲台有“人祖树”。相传,“人文始祖”伏羲氏带领部落于伏羲台处寓居时,偶然吃到一种树的树叶,感到肚里舒适、清爽,划开树皮,流出的白色汁液可止痛、止痒。当时的人们不知此为药效,便把此树奉为“神树”。由于只有伏羲台内有这种树,人们便取“人祖”为树名。据说,伏羲台的“人祖树”有着56种不同的叶形,代表着华夏患难与共的56个民族兄弟。当地还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老人摸摸人祖树,长命百岁身体固;小伙儿摸摸人祖树,身强体壮精气足;姑娘摸摸人祖树,年轻貌美青春驻;孩子摸摸人祖树,聪明机灵学识富。”这“人祖树”,其实就是构树。  

  构树,先人请于山林,被做成衣物、纸张、饮食、菜肴、医药,为人类“粉身碎骨”。苏轼《宥老楮》云其百般用途:“肤为蔡侯纸,子入桐君录。黄缯练成素,黝面颒作玉。灌洒烝生菌,腐余光吐烛。”但不知何时起,聚光灯不再向着构树,它们只得孤独舞清贫,甚至被当成害树、恶树铲除……  

  既谓“恶木”,终无用乎?  

  夏日荫荫不足叙,更有除滞尘埃,降低噪声,润湿大气、吐氧泌萜、杀灭细菌,吸纳油污、重金属、雾霾等污染物等功能。  

  构树,生于草莽,土味十足。茫茫大地中,构树有很多自然类型:红皮构、花皮构、绿皮构等,如今人们还选育了金凤、金凰、金蝴蝶等新品种,使其既具备实用价值,又具备观赏价值。  

  在上古至今的漫漫长路上,构树即便曾从“神树”的高台跌落,被贬为“恶木”,也始终保持着坚韧的品性,如生于大地的愚公一般,朴实地隐于山野草莽间,服务民生,用初心描绘瑰丽一生。